EN CN

時光荏苒 砥礪同行丨鄭非惠:設計回歸生活的本質

作者: 時間:2017-11-28 瀏覽次數:341 次

回歸,是壹種生活態度,是百轉千回,追本溯源探尋本質的理想;是繁復造作,到純粹自然的過程。回歸,不是結束,是回到原點的重新開始,是找回真我的壹段旅行。

鄭非惠,在行業摸爬滾打二十余載,比起過去,浮華褪去後增添了幾分質樸,設計也隨時間的沈澱,逐漸回歸生活的本質。



60後室內設計師
熱愛手繪,信仰篤定
壹枚擁有廣泛興趣的隨和大叔

“文”能玩情懷,“理”能走天下

在過去的那個年代,人們常說“學會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,他卻是壹個不折不扣的文理生。兒時結緣繪畫,喜歡在畫的世界裏無拘無束,暢快淋漓地表達當下的情緒。然而,臨近高考才發現理科生是不能報考藝術專業的,壹時間慌了神,這是壹場理性與感性的拉鋸戰,思前想後躊躇良久,最終在家人的支持下轉戰文科。在當時的環境下,絕對算得上壹例壯舉。特殊的經歷也造就了他既具備邏輯的思維和對事物的獨到見解辯,又不乏文化的積澱和文人的小情懷。



他說:“我是壹個很‘雜’的人”。設計之余,涉獵經濟、政治、宗教等領域,尤其對宗教十分著迷,在他的思想體系裏,每壹個宗教分別占據各自的位置,同時,自身擁有篤定的信仰。巴金說過,“支配戰士的行動的是信仰,他能夠忍受壹切艱難痛苦,而達到他所選定的目標。”沒有信仰的暗夜是危險的,信仰照亮人心,展現人們內心世界裏最深層的東西:對愛的渴望,對幸福的理解,對苦難的經歷與精神超越。
如果不是鄭非惠神采奕奕地分享,妳是無法想象在壹個中年人的身上,依然能夠看到“信仰有光”。同時,他又像壹個“多面體”,不斷地傳達對籃球、武術、散打的熱愛,用尚青春的熱血感染年輕人,去揮灑,去嘶吼,去追逐!



保持對設計的好奇與探索
李大釗先生曾說過:“要玩就玩得痛快,要學就學得踏實”,這也是鄭非惠生活、處事的態度。投入工作,便心無旁騖地思索、繪圖、創作,用認真負責的態度對待每壹個作品,他說:“至少我的每壹個作品,都問心無愧。”



設計中最珍貴的是保持對事物的好奇與探索,同時會讓工作變得更加有趣。3年前,壹位客戶將刁鉆的訴求告訴鄭非惠:“在酒店中預留壹間私人空間,兼具辦公、休憩與接待功能,同時休息室隱而不見。”前所未有的挑戰讓他莫名地興奮。

憑借多年的對多種工藝洞察,綜合考慮承重、摩擦與聲響等因素,工匠配合鄭非惠重復試驗,別出心裁地采用軌道+萬象輪固定書櫃體隱門,既能平穩推動又保證0噪音,最終由客戶的小女孩輕松自如推拉而驗收,收獲客戶的高度認可!回過頭想想,這個小細節在整個作品中所占的比重微乎其微,卻耗費大量的工時,他卻認為壹切都是值得的。 




做壹個有溫度的設計師
科技飛速發展,電腦繪圖憑借強大的計算能力以及提前展現實景方案的優勢,逐漸成為時代的主流趨勢,然而鄭非惠堅持手繪創作。在他看來,電腦過於機械化,缺少匠人的溫度與本質。用手繪進行創作,符合思維發展的規律,即從局部到整體、從模糊到清晰的過程,可以完整觀察到整個空間的比例、動線,同時也能將不同思路重疊勾畫在同壹位置,有利於對比、觀察方案的優劣。尤其是在和客戶進行即時溝通時,手繪的優勢非常明顯。

手繪,不僅是壹種表達方式,也是壹種激發思維的方式。這麽多年,他壹直保持著壹個習慣,打電話時手頭總會握著繪畫筆,可能只是壹個不經意間,好的想法就噴湧而出。



夫天地者,萬物之逆旅也;光陰者,百代之過客也。而浮生若夢,為歡幾何?經歷了世界的紛擾,不惑之年,愈發想要回歸本質,生活設計皆如此。
當被問及如果不做設計師會做什麽?鄭非惠莞爾:“畫畫!有人滿腹經綸、有人口若懸河,我只是擅長塗塗畫畫。手握畫筆,撇去繁雜,回到最原始的生活狀態。”

上一篇 :喜訊丨大成設計再次斬獲2018年德國iF大獎

下一篇 :時光荏苒 砥礪同行丨遊佳:力量再小,也要傳遞壹點美

copyright © 2005-2013 大成設計 All Rights Reserved.